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临海成“海”:水没古城60小时

时间:2022-09-24 18:57:07 | 浏览:3511

(本文首发于2019年8月15日《南方周末》)2019年8月10日下午,行人穿过已经漫水的临海古城紫阳街。 (受访者供图/图)紫阳街的居民们并未预见后来的水情。那就像个平常的夏日午后,人们慢慢地将物什搬离、垫高,但后来洪水一下子涌进,就来不

(本文首发于2019年8月15日《南方周末》)

2019年8月10日下午,行人穿过已经漫水的临海古城紫阳街。 (受访者供图/图)

紫阳街的居民们并未预见后来的水情。那就像个平常的夏日午后,人们慢慢地将物什搬离、垫高,但后来洪水一下子涌进,就来不及挪了。

2019年8月10日15:30左右,从灵江倒灌而来的洪水,穿过古城门,穿过龙兴古刹,穿过纵横交错的古城巷弄,一点一点将临海古城浸没。

行人经过巷子口时自然地挽起手,陌生人变得熟络,互相提示水情。

大学教师陈之慕回家的路走得特别用力,也特别漫长。大约1个半小时前,她和女儿从家中出发,准备去紫阳街“看大水”,那是临海人的传统项目。

和大多同辈人一样,1960年代生人陈之慕有过儿时“看大水”的经历。彼时,灵江沿岸的防洪坝尚未筑成,江水侵犯古城时,孩子们结伴站在灵江大桥的栏杆旁,注视着泛滥的江水,常有死猪漂来、泥沙俱下。

后来防洪坝筑成,临海虽时有内涝,但总能保持在可控范围内。

2019年遇到了例外。这场50年一遇的洪水,皆由台风“利奇马”引起,“利奇马”是今年以来登陆中国的最强台风,其强度位列新中国成立以来登陆浙江台风的第三名。浙江省防总数据显示,截至8月12日10时,“利奇马”在浙江已致38人死亡,10人失踪。

台风到来后的60小时显得格外漫长,洪水在这座千年古城中泛滥,又退去。

风好像要敲碎玻璃

8月9日6时,中央气象台发布台风红色预警,预计“利奇马”最大可能于8月10日凌晨到上午,在浙江台州到乐清一带沿海登陆。

资料显示,台州临海市区属浙东低山丘陵区中部的断陷堆积盆地,上游始丰溪、永安溪两江主流长度相近,且集雨面积大,遇涨潮和雨量巨大,易使灵江骤纳洪流,水位猛升。

15:05,台州市气象局原副局长、台风专家陈宏义给台州人民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写道:“我们所面临的,可能是一辈子都难得遇见的强天灾……”

但这封信似乎没有引起太多关注。对古城临海而言,台风已不是新鲜事。老人们一直说“临海不怕风,但怕水”,“山脉阻挡风,但山洪会夹着下来”。

台州人已经习惯了夏季台风的到来。作为土生土长的临海人,大学生王跃然对台风早已见怪不怪。8月9日下午,小区楼下的香樟从下午两三点开始就晃个不停,雨滴降落下来很快就被风吹成一股一股的白色烟雾。

16:00,王跃然的外公骑电动车去灵江大桥外的农场抓鸡,他就住在离古城门200米不到的一间两层烟酒杂货铺。

每次刮台风前,老人最担心的还是他散养在城门外的那一群鸡,家人劝他不要出去,风太大了,他反驳:“台风来不来还不晓得,有什么好担心的。万一台风来,鸡又不会游泳。”18:00左右,他锁好鸡笼,安全地返回家中。

幼儿园教师李秋在8月10日凌晨2点被风声吵醒,她住在临湖的一个高层小区。“风好像要敲碎玻璃,直接穿进来一样。”一位单身朋友鲜见地在凌晨给她发微信,诉说自己的恐惧。

2019年8月12日,古城内的秩序在逐渐恢复,民兵帮助车主挪动已经浸水的汽车。 (受访者供图/图)

这是台风到来的讯号。

“利奇马”已在8月10日凌晨1时45分左右登陆浙江温岭市城南镇,很快,就到达了相距70公里左右的临海。

接近3点时,李秋按物业通知,将车从地下车库挪出。等至清晨,积水已爬上汽车的轮胎底部,她又将车子停进小区旁地势较高的中学停车场。有的车主干脆把车开到两条马路交叉的十字路口,为的就是减少损失。此时,不远处的桥面也开始停起了车辆。

城门“失守”

情势在10日下午逐渐变得糟糕。

14:00,陈家母女从家里向紫阳街出发时,路上的积水只是刚刚没过脚踝。

陈之慕说:“每年都说台风要来,但每次拐个弯就走了,人们的心态大多平静,也缺乏特别的警惕。”住在老城区的她翻了翻台风前后的短信,竟无一条台风预警。

在紫阳街,她见到一位老伯试图吃力地将冰箱搬到用来捣麻糍的石臼上。麻糍是这座古城的特色美食。

紫阳街的居民们并未预见后来严峻的水情。那就像个平常的夏日午后,人们慢慢地将物什搬离、垫高,但后来洪水一下子涌进,就来不及挪了。

大多数人的回忆中,水最初缓缓上涨,然后在某一刻,几分钟内突然迅猛上涨。

网红店“紫阳九九海苔饼”就有这样的遭遇。12:00,紫阳街上积水达到约30厘米,店门口的两级台阶勉强护住了店面。但后来水越涨越快,很快漫进店里,等管鸿伟发现,已来不及抢救店内物资。

夜晚水位最高时大约80厘米,几乎没过了一半店面。一家人在二楼狭小的休息室里,看着水浸没最高处的机器,无能为力。海苔饼的损失是小,几台机器在洪水浸泡下损坏才是大事。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一份水利专家的评价:这次洪灾可能存在预警不够及时、撤离也不够及时的问题,在10日上午就可以相对准确预测到洪水位会持续上涨到夜晚。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一批水文专家8月9日就已抵达临海,专门观察整个过程。

陈之慕看到了大水一点点地浸没古城。

她走到紫阳街朋友家时,院子里积下的还是清澈的雨水。就在聊天的一眨眼功夫,水变得浑浊,水位升高。心里有些慌张的陈之慕,催女儿快回家。

那时是15:00。在央视的报道中,洪水正冲进台州府城墙,老城区积水达1.5米。

蒋启德的女儿看到36年没关的望江门下闸封城,劝71岁的父亲早点转移。彼时,蒋启德正忙着把冰箱往二楼转移,顺手挂断了电话。水位渐渐没过通往二楼的一格台阶。

在他挂电话后十几分钟内,封了数小时的兴善门被汹涌而来的江水冲垮。半小时后,望江城门失守。整座城市依赖着几百年前设计的半圆弧状的“马面墩台”抵御着洪水。从灵江倒灌而来的洪水,迅速蹿升三四个台阶,水流速度陡然加快,有的地方打着漩涡。

堤岸与河流已经汇成一片。

15:32,陈之慕和女儿走到一片地势较高的干地。几只黄色小虫从窨井盖里钻出来,路人拿着手机围观,用软糯的方言调侃着这些虫子,“看,洪水把虫子都逼出来了”。

越来越多的虫子在地面爬行,围观的人群匆忙散去。没过多久,陈之慕就从朋友圈得知,这块区域也被水淹没了。

傍晚18:30左右,“临海全市被淹”成为微博热搜第一。临海人没想到自己的家乡会以这样的方式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天色渐暗,王悦然在家眼看着上午抛锚在路上的香槟色奥迪一点点被水淹没,只剩车顶。

肃静中,所有声音都变得清晰。

小区新修广场上的音乐又飘起来了,是轻柔的卡农,平时,那是居民闲话家常的背景音。

过了一会儿,音乐停了,路灯骤灭。王跃然听见一个中年男人走在水里喊了一句“水到胸口了”。

汽车逐渐被浸泡,发出此起彼伏的警示声,不仔细辨别,就像夏日的蝉鸣。

独居老人抓住床头柜边角

“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一点船的响动也没听到。水很急,淹到二楼了。”19:30,蒋启德主动给女儿打了电话。他在新疆的儿子也打回电话,实时询问水位情况。

只有蒋启德和老伴两人在家,子女的心都紧紧悬着。看到救援电话的号码,他们就拨过去,但无一例外全是占线,仅有一个外地的电话接通了,对方让他们用短信发送求救信息,但那支外地的救援队伍还在高速上,尚未抵达。

8月10日白天,有民警在朋友圈发布消息,称目前很多报警信息都说“肚子饿,并且一拨过来就不挂电话,有些人反复打”。

这位民警呼吁:“水位仍在上涨,还有许多紧急警情需要救助,公安民警都在一线紧急救援,请类似肚子饿的朋友自我救助,不要占用有限的报警资源”。

一直到晚上,蒋启德一家人密切关注着微博和朋友圈,不放过任何信息。

19:40,水位开始上升。此时的水位离蒋家二楼仅剩三四个台阶。洪峰尚未到来,值得庆幸的是仙居泄洪延迟,天台里石门水库也被紧急叫停泄洪。一位知情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颇为幸运的是,当天里石门水库有两个闸门坏了,所以只开了剩下的两个闸门放水。

台州市水文站预测,10日20时至21时,临海西门站可能发生超历史性大洪水,洪峰到达后水位还会再上升1至1.5米。

水位的变化牵着所有人的神经。房子在水流中摇晃,原本坚信房子能给他安全感的蒋启德开始担忧房子会不会倒塌。

一位了解灵江治理的水利工作者说,洪峰到达临海时,刚好是灵江涨潮涨到最高的时候,潮水顶托住洪水,所以洪水水位长时间维持在高位。

大约21点,经水文站观测,灵江洪峰达10.98米。灌进蒋启德家的水在离二楼还有两个台阶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

老人的体力和精力都接近极限,黑暗中只能听到洪水哗啦啦湍急流过的声音,救援队伍仍未赶到。

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张,多数年轻一代都将房子买在新城。留守在老城区的,往往是和蒋启德一样的老人,面对这次台风带来的洪灾,孤立无援。

一位受访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她75岁的亲戚独居在老城一层平房内,大水来了无处可逃,只能将床头柜搬至床上,再吃力地爬上床头柜。床头柜面积窄小,老人为了坐得更稳,只能用手抓住床头柜的边角,一待就是10小时。

临海市税务街上有一家名为“博爱”的养老院。8月10日晚,一则为院中老人求助的消息在网上被广泛转发。当晚十点多,台州消防向养老院核实后,立即派员赶赴现场。

33位老人被困于二层阳台,衣物已经湿透。由于高龄老人行动不便,不适合夜间转移,消防员给老人们发放了物资,告诉他们“(水位)慢慢会越来越低,你们放心”。

天亮后,周边积水逐渐退去,消防员方将养老院现场移交给当地街道办。

难以靠近的救援

台风中心是在8月10日22:00离开浙江的,随后进入江苏。

风走了,水还在,并保持高位。

一支巡特警小队在零点靠近了望江门,但因水流过于急促,缺少电动马达的皮划艇根本无法靠近老城区。

老城区街巷错综,外来救援力量即便进入,若不熟悉地形,也很难准确找到救援位置。“房屋层层叠叠,巷子后面还有巷子,很难找到人。”参与救援的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邻区的大学毕业生秦宽,这时将自己购买的冲锋舟送到了临海高速路口。

下午早些时候,因水流湍急,皮划艇无法满足救援需求,冲锋舟成了紧缺物资。临海市公安局在微信、微博上发出了征集冲锋舟的通知,这些通知被当地人大量转发。

秦宽决定和朋友购买冲锋舟前去救援。购买之后,他咨询了临海市公安局,得到的回复是,因人手不够,需“一人一舟”,送了舟去,没人会开也没用。

台州市公安局的朋友又告诉他,有1人开冲锋舟救人,在湍急的水流中遭遇翻船,不幸死亡。为了安全,秦宽发了一条朋友圈,招募会开冲锋舟的专业人士。

秦宽向南方周末记者描述了现场混乱的秩序:民间救援力量缺少统一指挥,大家各自开冲锋舟救人,最明显的问题是信息不畅,救援信息在不同的群里被重复发送,重复救援不在少数。

老城区的居民回忆,冲锋舟是在凌晨三点后才多起来的。

起初,人们大多依靠没有发动机的皮划艇进行救援。蒋启德家靠近灵江,流速较快,救援人员要下水推着船,才能往前走。蒋启德若想离开,必须在黑暗里徒步涉水两三百米才能上船。

大约凌晨两点,救援队终于得以靠近蒋家,打算搭梯子将人救出,但由于装了防盗窗,救援人员无法助其破开,只能许诺先救其他人,等下就回来。

次日白天,洪水退去后,女儿将蒋启德夫妇接到了新城的家,一宿没睡的老人很快便沉沉睡去。

“从未见过的景象”

气象信息显示,台风离开浙江的时候,临海洪水已进入平潮期。

翌日,市民陆续走出家门探路,分享着路况信息。

被汽车堵占的大桥、道路正在缓慢地恢复通行。8月11日17:00左右,临海市民开始自发地在朋友圈转载消息:“请将车停在二桥和三桥的市民们将车挪掉,减轻交警叔叔逐个打电话的工作量,方便通行。”

但此时,已有大量的车因为被洪水浸泡而无法行驶。

车主李秋拨打保险公司的报案热线,对方说等拖车的时间会很久,可以自己想办法先行拖车,留好发票,届时交给保险公司理赔。

台州一家保险公司的高管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灾害过后,汽车理赔是最主要的业务,其次是企业财产理赔,临海多民营企业,许多厂房进了水。平常,报案热线只有一条全国总线,现在,每个县区都增加了1-2个热线电话。根据初步统计,临海有五六千辆车需要理赔。

至12日下午,临海城区内涝基本解除,洪水正式退去,古城内人影渐密。

曾经飘荡的生活气息,成了泥泞里的琐碎物件:直立风扇横躺于地面,黄皮核桃撒落一地,台阶上的塑料口袋装满幸免于难的红枣。

李秋陪婆婆回到古城内收拾老房子。她向南方周末记者描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景象”:沙发互相架在一起,冰箱、微波炉凌乱倒地,洪水退去后的泥浆,粘在地上,也钻到橱柜里。

陈之慕辗转难眠。她反复思索,那天为什么坚持要去紫阳街“看大水”。

她想出了答案。女儿要出国读书,她想让女儿留下家的念想。和大多数在古城长大的孩子一样,女儿从小穿梭在这些横纵的巷弄。每逢外出归家,母女总要结伴去逛紫阳街。

8月12日夜晚,紫阳街的灯火重新亮起。不远处,朝天门旁的古城墙如废铁一样向内凹陷,成为大水留下的伤痕。

(尊重受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南方周末记者 汤禹成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葛子岚 南方周末实习生 朱静煊 任淼琳 张洊维

相关资讯

浙江临海楼市的危机,临海城市房价走进怪圈,潜力爆发的临海市

浙江省临海市是浙江台州地区一座普通的县级市,但这座城市也是全国较为知名的百强县市,另外临海市也是老台州市府的所在地。随着城市化的发展,临海的经济建设已经走在了全国的前列,而临海本身就是一座百万级人口的县域城市,对于这个区域楼市房价这几年上涨

以“临海之美”成就“临海之名”——二论贯彻落实市十五届一次党代会精神之接续建设历史名城

来源:中国临海新闻网披着历史的荣光,我们胸怀广阔;向着未来的辉煌,我们步履坚定。市十五届一次党代会指出:建设历史名城,是千年传承所在,是我们必须擦亮的城市名片。站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处,处在多重历史机遇叠加的重要时间节点,这是新一届市

以“临海之干”推动“临海之先”——一论贯彻落实市十五届一次党代会精神之迅速掀起攻坚热潮

来源:中国临海新闻网建设历史名城、制造强市、共富高地,奋力跻身全省县域综合实力第一方阵。刚刚落幕的市十五届一次党代会为临海的新一轮发展擘画了鼓舞人心的新蓝图,拟就了铿锵有力的宣言书,发出了催人奋进的动员令。扛起新使命,踏上新征程,推动新跨越

临海又“出圈”啦!和许佳琪一起玩转台州临海吧

临海俏姑娘许佳琪(Kiki)带着她的美照和临海美景又来了!其实这也不是许佳琪第一次在微博安利自己的家乡。江南长城紫阳街临海在哪里?临海是一座依山傍水靠海的小城,位于浙江东南部,这里不仅历史悠久,古迹众多,而且风光秀美,人杰地灵。快跟着小编一

临海:奋力谱写浙江建设“重要窗口”的临海篇章

8月21日上午,临海市委十四届十四次全体(扩大)会议召开。全会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浙江时的重要讲话精神,全面落实省委十四届七次全会和台州市委五届十次全会决策部署,对标浙江“重要窗口”建设

临海市公安工作会议召开|实干担当,开拓创新,为高水平建设活力品质幸福临海保驾护航、再立新功

3月23日下午,全市公安工作会议召开。临海市委书记梅式苗在会上强调,全市公安机关要始终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落实上级和市委的统一决策部署,以更高的站位、更大的担当、更强的落实,为临海市打好疫情防控总体战、打赢

梅式苗任中共临海市委书记王丹提名为临海市市长候选人

2018-12-03 19:43 | 浙江新闻客户端 | 通讯员 张微煦 卢蔚今天上午,临海市委在市建设大楼3楼大会议室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宣布省委、台州市委关于临海市党政主要领导的人事调整决定:梅式苗同志任中共临海市委书记;省委同意,提

“临海房价一直跌”?临海2020年楼市总结报告富人区已经定型

临海是小编心里台州最适合养生宜居的地方,几年前到临海看项目,也是冬日的午后,我在东湖边的广场上,一群老头老太太坐在广场的椅子上,晒着太阳、喝着清茶、下着象棋。转头就看到平如镜面的东湖,湖面上倒影着青山长城、蓝天白云,波光粼粼......如此

“熊出没”将成为临海新地标!总投资245亿,临海12个重大项目集中开工

12个项目总投资达245亿元今天(9月28日)上午,全市重大项目集中开工暨华强·熊出没文旅小镇(配套工程)开工仪式在邵家渡街道汇港湖区块举行,吹响了我市新一轮扩大有效投资的冲锋号,掀起 “狠抓产业项目、大抓实体经济”新高潮。这是临海认真贯彻

浙江省县级市——临海市未来发展看法,临海潜力很大

临海市,由浙江省台州市代管县级市之一,同时这里还是台州副中心城市,这里的私企特别发达,在诞生了中国第一家股份合作制企业。城市定位的水平比较高,2019年临海市完成经济总量约711亿元,常住人口约105万人。临海市历史是比较悠久的,根据记载在

临海,中国首个“最宜居的县级市”,竟藏有两座古城和江南长城

大城市固然繁华,但长时间的喧嚣忙碌,或许让人早生厌倦,相比之下,人们更愿意去一个青山绿水、安静悠闲的宜居小城享受生活。在长三角就有这样一座少有人知的小城,历史悠久、古迹众多,曾有“小邹鲁”之称,它还是我国第一个获得“中国宜居城市”称号的县级

央视跨年晚会为何垂青台州临海?解码千年古城的流量密码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金晨 临海市委报道组 陈耿 共享联盟临海站 金晓欣 单群力 牟再2022来了!在新年钟声敲响前夕,有没有坐在电视机前收看这场落满台州印记的“高大上”跨年晚会?12月31日晚8时,“启航2022”央视总台跨年晚会顺利启幕

古城临海,魅力何在

来源:【中国临海新闻网】不久前,有着中国民营经济“晴雨表”之称的“2022浙商全国500强”榜单重磅发布,临海这座江南古城得到20余家全国500强浙商的青睐。初看榜单,仅注册地在我市的企业就有7家,分别是浙江永强、东方永安、华海药业、伟星新

台州临海,不甚出名,但拥有江南长城;小城虽小,但已是千年古城

“临海不临海,台州非台州”历史上的台州可谓是赫赫有名,戚家军就是在台州连续挫败倭寇,九战九捷,那时的台州就是现在的浙江临海。临海的历史十分久远,从夏商周,到秦汉时期都有属地的演变,到了三国时期,吴国的孙权称帝时,建立了临海县,地名来源于一座

千年古城临海,迈进!

- 高举党的旗帜!-向着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市迈进!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在嘉兴南湖的小船中宣告诞生,让苦难中的中国迎来一缕曙光。当这缕曙光刺破天际的时候,地处江南小城临海的许多仁人志士在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下,走上民族解放、国家富强的探索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天梭收藏家梅里雪山旅游网承德避暑山庄旅游网赛车比赛网豪爵摩托车网世纪数藏NFT湘潭新闻头条网运动品牌大全热水袋品牌网今日长治今日佳木斯谢霆锋歌迷网薛之谦歌迷网名人名言大全小提琴培训网
丽江古城旅游网-丽江作为多民族聚居的古城,美食特色因地域而异。总体上菜肴烹调爱酸辣,也爱甜食,喜好烟、酒、茶。食材多以野生山珍、家禽为主。丽江作为多民族聚居的古城,美食特色因地域而异。总体上菜肴烹调爱酸辣,也爱甜食,喜好烟、酒、茶。
丽江古城旅游网 fatangguo.com ©2022-2028版权所有